1. <tfoot id='lkjiknuj'><div id='lkjiknuj'><sub id='lkjiknuj'></sub></div></tfoot>
        <dfn id='lkjiknuj'></dfn>
        <small id='lkjiknuj'><ins id='lkjiknuj'><tfoot id='lkjiknuj'><tr id='lkjiknuj'><select id='lkjiknuj'><tr id='lkjiknuj'><select id='lkjiknuj'></select></tr></select></tr></tfoot></ins></small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'lkjiknuj'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CBA“换鞋风波”谁来背锅?这次篮协确实是吃瓜群众


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8年01月21日 15:00   来源:盖尔比分网
            阿联回归首秀就引发风波11月2日易建联归国首战,中途的“换鞋风波”,已经成为CBA揭幕以来最大的事件。易建联在赛后倒没有避讳&ldqu

            CBA“换鞋风波”谁来背锅?这次篮协真的是吃瓜群众

            阿联回归首秀就引发风波

            11月2日易建联归国首战,中途的“换鞋风波”,已经成为CBA揭幕以来最大的事件。

            易建联在赛后倒没有避讳“商业斗争”这几个字,但也直陈换鞋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跟踺,因为几年前挑错鞋导致跟腱发炎,此时的球鞋都是为自己特制。

            球迷的意见分两派,要么指责篮协心狠手黑,出台如此无良的规定,要么指责阿联等国字号球员不顾CBA招商大局。

            事实上,无关乎品牌,这算是商战,和爱国不爱国无关,和运动员身本身的道德也没有关系。

            换句话讲,假设此时5年出了20亿赞助CBA的是耐克而不是李宁, 同样会爆发如此的商战。

            早在前几年足球不太景气时,CBA就成了运动品牌的兵家必争之地。先有安踏救场,一年给2000万,后有李宁以5年20亿抢走安踏的主赞助商资格,而安踏则抄走了李宁的中国奥委会合作伙伴的身份,跃升为国产第一运动品牌。

            此时,李宁与CBA的合作还剩下最后一年,明年3月CBA将公开招标,产生新的合作伙伴。

            当体育产业在中国方兴未艾,职业品牌又少得悲伤,CBA必然会打一场世界级大战。我个人预估,下一个主赞助商的价码,可能会达到40至60亿,甚至更高。

            李宁会可不能加入这场战争不得而知,但他们在奥运会上吃了耐克的亏,因为中国男篮是由耐克包装,关于运动员脚下的鞋,严格规定一律必须是耐克。

            接下来,早在CBA新赛季前4个月,负责推广CBA的盈方出台了史上最严格的着装规定:除外援以外,任何球员不得穿非李宁牌的运动鞋上场,以前那种交50万就可以破例的情况被封杀,如有违反,不得上场比赛,还得禁赛。

            类似的商战,在国外并很多见,所以我们不必大惊小怪,以此指责运动员,或者指责CBA不职业。

            举个例子: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,“梦之队”夺金,但在颁奖仪式上,乔丹等一众NBA大牌,用星条旗遮盖了锐步的商标,当时也引起很大的争议。

            CBA“换鞋风波”谁来背锅?这次篮协真的是吃瓜群众

           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,乔丹身披国旗领奖。

            这一事件的缘故和过程,与这次李宁与耐克的商战如出一辙。

            锐步出400万美元,包下了美国奥运代表团的休闲服、热身服和领奖服。美国是夺金大户,但哪块金牌也比不上美国职业篮球运动员引起的轰动,因为NBA球员第一次参加奥运会。

            然而到颁奖前,争议就来了。美国男篮大部分是耐克的签约球员,其中包括乔丹、皮蓬等超级明星。

            乔丹带头抵制穿锐步领奖服,并以拒绝领奖为要挟,他理直气壮地讲:“我必须忠诚于我的签约品牌。”

            因为颁奖非常快要开始,奥运会组委会、美国代表团、耐克、锐步和乔丹的经纪人紧急磋商,最后达成了一个折衷方案:运动员把领奖服的领子大幅度地翻开,后折,盖住锐步的商标。

            锐步以为乔丹他们穿着领奖服上去,已经是他们有限的胜利,谁知道乔丹一上领奖台,肩膀上搭了一面星条旗,遮住了大半件领奖服。

            既然已经用翻领的方法遮盖了商标,为什么还要披国旗呢?事实上,乔丹就想用那个方式,提醒媒体:我并不想穿这件衣服。

            这是运动品牌商战的一个经典案例,此后,类似的商战非常多。

            比如2014年冬奥会,三星赞助了瑞士代表团,但他们要求运动员在任何场合,需要遮盖自己的苹果手机标识,尤其是社交媒体。

            此时我们知道,CBA这次的商战并不是第一例,也可不能是最后一例,我们既不要骂运动员,也不要骂篮协。

            然而如此一个矛盾是不容回避的:运动员的个人权益要不要受到保护?出了20亿支持CBA的李宁,又如何受到保护?

            非常多骂篮协的球迷,主要是为运动员抱不平,因为他们平时看NBA比较多,在NBA球员的鞋是自主选择,权益让给个人,而球衣则联盟统一。

            有些明星球员如哈登,与阿迪达斯所签的合同,高达13年2亿美元;杜兰特与耐克签的合同,高达10年3亿美元;詹姆斯与耐克的终身合同,则高达6亿美元。

            但在中国,CBA的发展仍处于初级时期,对联盟赞助商的依赖比较强烈。比如当初安踏赞助CBA,等于是救场,就像当年摩托罗拉救场一样,否则就没钱办联赛了。

            CBA“换鞋风波”谁来背锅?这次篮协真的是吃瓜群众

            周琦微博

            CBA“换鞋风波”谁来背锅?这次篮协真的是吃瓜群众

            王哲林微博

            上一篇:​穿鞋脱鞋的中国式规则和逻辑
            下一篇:不全是坏事!球鞋商战或引CBA改革 联赛收入太单一